公司法修正草案與洗錢防制之關聯——以公司資訊透明程度為核心

適合閱讀對象:


●王知行

一、洗錢防制評鑑重點與我國公司法缺失

    今(2018)年11月亞洲洗錢防制組織(APG)將來台進行第三輪相互評鑑,此次評鑑重點為「主管機關能否及時取得充足、正確與最新的實質受益人資訊」。若未能通過評鑑,我國將列名為洗錢高風險國家,致使資金進出都將受嚴格審查。有關政府單位對此均嚴陣以待,政府甚至事前邀集各國專家進行模擬評鑑,評鑑總結中其中一個重大缺失為公司透明度不足。

因此,本次公司法修正草案的修正重點之一,即為加強公司資訊透明度,及建構政府取得公司資訊的法律基礎。不過,行政院於2017年12月21日通過經濟部擬具的「公司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以下稱「政院版草案」),仍有諸多施行原則及執行面值得探討。

以下,本文將先檢視現行法下政府得否取得公司股東身份資訊;再據以聚焦於政院版草案關於實質受益人申報所引起的爭論。

  

二、現行法下政府能否直接、強制要求公司提供即時、正確的股東身份資訊?

  1. 洗錢防制法:

由「金融機構」以及「指定之會計師、律師、記帳士等非金融事業或人員(DNFBPs)」負有洗錢防制義務,進行確認客戶身分程序,取得及保存相關資訊、交易資料,遇大宗/可疑交易始須向法務部調查局申報。因此,政府並無法直接取得客戶身份相關資訊,且金融機構或DNFBPs並無法強制客戶提供,取得之客戶資訊也未必即時、正確。

  1. 公司法及證券交易法:
  1. 公司法第20條:主管機關得隨時派員查核或令公司限期申報「營業報告書、財務報表、及盈餘分派或虧損撥補之議案」。如果實收資本額達三千萬以上的公司,其財務報表應經會計師查核簽證。
  2. 公司法第197條:董事經選任後應向主管機關申報選任當時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數額;任期中股份有增減時,也應向主管機關申報並公告之。
  3. 公司法第197條之1:公司應向主管機關申報並公告董事之股份設定或解除質權情形。
  4. 公司法第387條:公司應備具申請書、應備文件向主管機關申請。另外,依照第393條第2項及第3項,目前可於經濟部商工登記資料公示查詢系統網站中,查詢的資料包括「一、公司名稱。二、所營事業。三、公司所在地。四、執行業務或代表公司之股東。五、董事、監察人姓名及持股。六、經理人姓名。七、資本總額或實收資本額」;而公司章程雖任何人得向主管機關請求查閱或抄錄,但尚無法直接於該網站取得。
  5. 證券交易法第25條:公開發行公司應於每月15日前,向主管機關申報董事、監察人、經理人及持有股份超過股份總額百分之十之股東,所持有之本公司股票種類及股數。且在計算持股時,應包括其配偶、未成年子女及利用他人名義持有者(準用第22條之2第3項)。
  6. 公開發行公司年報應行記載事項準則
  1. 第7條:年報記載內容應包含「公司治理報告」及「資本及股份」等資訊。
  2. 第10條:「公司治理報告」中應記載董監本人、配偶、未成年子女與利用他人名義持有股份;董事、監察人屬法人股東代表者,應註明法人股東名稱及該法人之股東持股比例占前十名之股東名稱及其持股比例、各該前十名股東屬法人股東者,應註明法人股東名稱及該法人之股東持股比例占前十名股東之名稱及其持股比例(也就是公司法第27條法人股東代表,總共要揭露三層)。
  3. 第11條:「資本與股份」中應記載主要股東名單,也就是要列明股權比例達百分之五以上之股東或股權比例占前十名之股東名稱、持股數額及比例。
  1. 小結:

現行法下,有限公司章程依第101條應記載「股東姓名或名稱、住所或居所;資本總額及各股東出資額」,搭配公司法第387條及第392條,任何人均得請求查閱或抄錄章程,故股東資訊屬於公開資訊。

至於股份有限公司,章程依第129條並不須記載股東個別資訊。對於非公開發行公司,政府並無法知悉公司股東為何人,蓋依公司法第103條,公司僅需「備置」股東名簿於公司,並無向政府申報之義務。至於公開發行公司,依證券交易法第25條,應向政府申報百分之十以上大股東,另外也須在年報上揭示百分之五以上之大股東。

綜上,可知目前政府較不能掌握的,係非公開發行「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資訊。

 

三、政院版草案的改革:實質受益人之申報

  1. 政院版草案條文

政院版草案第22條之1規定:「(第一項)公司應於每月十五日前,將實質受益人資料以電子方式申報至中央主管機關建置之資訊平臺。但符合一定條件之公司,不適用之。(第二項)前項資料,中央主管機關應定期查核。(第三項)第一項所稱實質受益人,指董事、監察人、經理人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或資本總額超過百分之十之股東。(第四項)第一項申報資料,應包含實質受益人姓名、國籍、出生年月日或設立登記之年月日、身分證明文件號碼、持股數或出資額及其他中央主管機關指定之事項。(第五項)第一項資訊平臺之建置、資料之申報格式、一定條件公司之範圍、資料之蒐集、處理及利用,第二項之查核程序、方式,第三項經理人之範圍,前項指定事項之內容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會同法務部定之。(第六項)未依第一項規定申報或申報之資料不實,經中央主管機關限期通知改正,屆期未改正者,處代表公司之董事新臺幣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經再限期通知改正仍未改正者,按次處新臺幣五十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罰鍰。其情節重大者,得廢止公司登記。(第七項)前項情形,應於第一項之資訊平臺依次註記裁處情形。(第八項)中央主管機關得就第一項之業務,委託具公信力之機關(構)或團體辦理。」

  1. 相關爭論
  1. 何時申報?
  1. 政院版草案第22條之1第1項:每月15日定期申報。
  2. 會計師公會:非公開發行公司股東異動不頻繁,若每月15日都要申報,會增加遵法成本,建議以異動後15日內申報為主,輔以每年至少申報1次。
  1. 實質受益人的定義?形式/實質認定?須揭露幾層?
  1. 政院版草案第22條之1第3項:「指董事、監察人、經理人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或資本總額超過百分之十之股東」。此係採形式認定;僅需揭露一層,亦即若公司之大股東為法人時,不必再往下一階層繼續揭露。
  2. 立委高志鵬版:「指對公司具最終所有權或控制權之自然人或法人。其最終所有權或控制權之認定標準依照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3. 學者評析及建議:應採實質認定,並揭露至最終實質受益人,政院版定義太狹隘,與國際規範不符,不利APG評鑑。
  1. 「百分之十之股東」應以表決權作為計算基礎之標準,且由於依公司法第165條股份轉讓係採對抗主義,若未辦理過戶,其資訊並非即時正確。
  2. 政院版草案定義僅採形式認定,反觀金融機構洗錢防制辦法第2條第7項(實質受益人:指對客戶具最終所有權或控制權之自然人,或由他人代理交易之自然人本人,包括對法人或法律協議具最終有效控制權之自然人)及證券交易法第25條準用第22條之2第3項(第一項之人持有之股票,包括其配偶、未成年子女及利用他人名義持有者),均早已蘊含實質認定之意味。
  3. 政院版草案只需揭露下一階層,而未追蹤至最終受益人,規範力道不足。蓋原則上實質受益人應為自然人,除有特殊情形外(例如:A自然人控制B公司,B公司控制C公司,若B公司已揭露A為其控制者,則C公司僅需揭露B公司為其控制者即可)。
  4. 政院版草案應申報「董監」,但在公司法第27條法人董監事與法人代表董監事時,申報方式為何恐有疑義。且為避免廣設人頭公司達成同時擔任董事及監察人的弊端,應要求揭露實質受益人降低弊端。
  1. 豁免申報之公司類型:
  1. 政院版草案第22條之1第1項但書,主管機關則指定「符合一定條件之公司」不適用,修法理由中係以國營事業為例。
  2. 學者建議主管機關應評估是否已經達到有效防制洗錢風險、強化公司治理的程度,來決定排除對象;以「公開發行公司」為例,依證券交易法第25條、公開發行公司年報應行記載事項準則第10條及第11條,雖已適用較嚴格的規定,但相較外國立法例仍有不足。
  1. 處罰對象是否限於公司負責人?
  1. 政院版草案第22條之1第6項:處罰對象為代表公司之董事。
  2. 學者建議可參考外國立法例,課予實質受益人相當的義務;例如新加坡公司法規定公司可發送確認通知予特定人,該特定人應於期限內回覆其是否為實質受益人相關資訊、又若某人知悉或有合理理由相信自己為實質受益人,也應通知公司。
  1. 申報方式?
  1. 政院版草案第22條之1第1項:以電子方式申報。
  2. 學者亦贊同透過集中電子化申報,可降低政府執法成本及企業遵法成本。

 

四、參考資料

1.蘋果,蔣念祖:實質受益人該如何規範,2018年1月3日,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103/1270788/

2.陳彥良、朱德芳,提升公司透明度及建置反洗錢措施——公司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評析,月旦法學雜誌第275期,2018年4月,頁4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