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訴訟法 - 聲請交付審判之強制律師代理

適合閱讀對象:


伊谷

 

壹、相關條文:

§258-1

Ⅰ.告訴人不服前條之駁回處分者,得於接受處分書後十日內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向該管第一審法院聲請交付審判。

Ⅱ.律師受前項之委任,得檢閱偵查卷宗及證物並得抄錄或攝影。但涉及另案偵查不公開或其他依法應予保密之事項,得限制或禁止之。

Ⅲ.第三十條第一項之規定,於前二項之情形準用之。

 

貳、概述

一、意義:

告訴人不服檢察官所為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經提出再議受上級檢察署檢察長認再議無理由駁回後,得在接受處分書十日內,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向該管第一審法院審請交付審判。

 

二、功能:

聲請法院來強制案件起訴的制度,以貫徹檢察官的法定性義務(起訴法定原則),惟同時也有破壞控訴制度的疑慮。

 

參、要件與程式

一、聲請主體:§258-1Ⅰ「必須是告訴權人 + 已實行告訴者」

所以告發人、代行告訴人、有告訴權但未行使告訴之人、被害人都沒有聲請權。無告訴人之案件,雖有職權再議,但並無職權交付審判的規定。

 

二、聲請之對象:再議前置原則

(一)本法§258之駁回處分 – 再議無理由被處分駁回

告訴人對檢察官所為不起訴、緩起訴處分、撤回起訴等聲請再議,經上級認為無理由以處分書駁回。

(二)如果是再議不合法的駁回,不可聲請交付審判。

(三)原告訴人對已生禁止再訴效力的不起訴處分,以§260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請求檢察官起訴,但檢察官不認為有此事由時,實務見解認為檢察官只要把不起訴理由再次通知原告訴人即可,不必再為不起訴處分。

(四)對於檢察官所為緩起訴處分聲請交付審判時,受訴法院應如何審查?

1.由於緩起訴處分不僅有合法性考量,更有合目的性考量。

2.原則上基於檢察官的專業,法官僅就合法性做審查,譬如合不合於刑度要求啊這種。另外像是不是合於公益、是不是有必要等,理當尊重檢察官的評估,法院原則上不介入審查。例外在合目的性方面,除非檢察官裁量有逾越或濫用時,才會介入。譬如:檢察官要求被告不能出門這種的,就有裁量濫用之虞,法院可介入審查。

 

三、聲請程式:

(一)再議前置。

(二)理由要式。

要提出理由狀,說明原不起訴處分到底那邊認事用法有所違誤,或者原不起訴處分是否有證據調查未盡等情況(其實就是寫的很像上訴第三審的上訴理由狀啦),以致該不起訴處分有重大明顯之違誤。

(三)強制律師代理:防止濫行聲請。

(四)要收到駁回處分書後十日內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

題外話,十天其實很趕,可能會需要大律師加班。而如果前面的偵查程序就是同一個律師接辦的,情況會好一點點,但如果前後是不同律師,後面的律師就會很想死,你自己想想,當事人來找你委任的時候有可能都已經過個幾天了,接受委任後,然後又要依§258-1第2項去閱卷,閱完回來還要消化並且理出一個論述來指駁原不起訴處分和再議駁回處分有何認事用法違誤,你覺得你能有多少時間,過來人的經歷是:很痛苦。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 91 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 第 27 號

法律問題:

告訴人不服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處分者,未經委任律師即自行提出理由狀,向該管第一審法院聲請交付審判,是否應先命補正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之程序?或得逕以聲請不合法為由予以駁回?

 

討論意見:

甲說:

按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八條之一、第二百五十八條之三第二項前段分別規定:告訴人不服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處分者,得於接受處分書後十日內「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向該管第一審法院聲請交付審判。法院認為交付審判之聲請不合法或無理由者,應駁回之。故「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係告訴人聲請交付審判必備之要件,程序始稱合法。又參諸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八條之一之關於上開規定之立法說明,乃係參考德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二條第三項之規定,為防止濫行提出聲請,虛耗訴訟資源而設,解釋上應嚴格遵守上開規定,且上開程序欠缺,並非得補正之事項,若不符上開程序,即為聲請不合法,應逕予駁回。

乙說:

按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三條第三項規定:起訴或其他訴訟行為,於法律上必備之程式有欠缺而其情形可補正者,法院應定期間,以裁定命其補正。而上開規定,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八條之四之規定,適用於交付審判之程序。告訴人若未經委任律師即自行提出理由狀,聲請交付審判,核屬法律上必備之程式有欠缺,而其情形亦屬於可補正之事項,該管第一審法院應先裁定命告訴人補正上開程式,迨告訴人仍未遵期補正時,始得予以駁回;另參照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四項之規定,即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上訴人未委任訴訟代理人者,第二審法院應定期先命補正,逾期未補正,第二審法院應以上訴不合法裁定駁回之。即對於民事訴訟之第二審判決上訴時,須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始可,此與刑事案件之告訴人聲請交付審判必須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相同,而於民事訴訟關於此項欠缺屬於可補正事項,法院應定期先命補正,於刑事案件之告訴人聲請交付審判有此欠缺時,亦應為先命補正之相同處理。

 

初步研討結果:採甲說。

審查意見:擬採甲說。

研討結果:照審查意見通過。 (經付表決結果:應到七十二人,實到六十四人,採甲說四十五票,採乙說十四票。)

 

提案機關: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九十一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  第二十七號)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 第 258-1、258-3、258-4、273 條 (91.06.05)民事訴訟法 第 466-1 條 (89.02.09)

 

(五)92年新修法增訂§258-1Ⅱ,律師受交付審判委任時,具有閱卷權。這是偵查中不得閱卷的一個例外,要注意。

(六)管轄法院:檢察官所屬檢察機關所配置之法院。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 91 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 第 31 號

法律問題:

某甲在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 (以下簡稱臺中地檢署) 告訴某乙 (住台南市) 、某丙 (住台北市士林區) 二人在台中市某KTV內共同傷害,檢察官偵查後起訴某乙,惟對某丙以犯罪嫌疑不足不起訴處分,某甲不服聲請再議,惟再議無理由被駁回,某甲不服於接受處分書後十日內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向某丙住所所在地之臺灣士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請問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是否有管轄權?

 

討論意見:

甲說:(依案件之事物管轄及土地管轄)

依修正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八條之一修正條文說明「此處所謂該管第一審法院,係指第一審由地方法院管轄之案件交地方法院審查,第一審由高等法院管轄案件,交高等法院審查」。即敘明該管第一審法院,即指該案件有土地及事物管轄之第一審法院,除了高等法院有事物管轄之刑事案件外,餘皆由地方法院管轄。是本案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對某丙有土地管轄權,是某甲在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對某丙聲請交付審判,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即應受理。

 

乙說:(依檢察官所屬檢察機關所配置之法院)

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十六條第一項規定,對於審判長、受命法官、受託法官或檢察官所為下列處分有不服者,受處分人得聲請所屬法院撤銷或變更之...,此種對審判長、受命法官、受託法官或檢察官所為之處分有不服,而聲請「所屬法院」撤銷或變更之救濟途徑之準抗告,其準抗告法院係指為原處分法官或檢察官所屬之法院。藉此觀諸聲請交付審判之案件係對檢察官及上級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之處分不服之救濟途徑,而同法第二百五十八條之一係規定向「該管」第一審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二者均有規定對檢察官處分之救濟,是本條文之「該管」第一審法院似應與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十六條第一項「所屬法院」作相同之解釋,而指告訴人應向原為不起訴處分之檢察官所屬法院聲請交付審判。是本案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對本案即無管轄權

 

初步研討結果:採乙說。

審查意見:擬採乙說。

研討結果:照審查意見通過。 (經付表決結果:應到七十二人,實到六十五人,採甲說一票,採乙說五十五票。)

 

提案機關:臺灣士林地方法院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九十一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  第三十一號)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 第 258-1、416 條 (90.06.05)

 

四、法院的處理

(一)依§258-3Ⅰ法院要以「合議庭」行之。

(二)依§258-3Ⅲ法院得為必要之調查。但這個「必要」的範圍有多大有爭議:

1.實務見解:以偵查中曾顯現的證據為限,不可就聲請人所提出之新證據再為調查。也不得蒐集卷外的證據。

2.學說見解:比較廣。認為為了發揮監督檢察官的法定原則遵守,法院不應受限於卷內證據,也不以曾顯現的證據為限。

※臺灣宜蘭地方法院刑事裁定91年度聲判字第3號

(三)按刑事訴訟法新修正後所增訂第二百五十八條之一規定告訴人得向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係此次修正刑事訴訟法新增對於「檢察官不起訴或緩起訴裁量權」制衡之外部監督機制,此時法院僅在就檢察官所為不起訴或緩起訴之處分是否正確加以審查,以防止檢察機關濫權。依此立法精神,法院就聲請交付審判案件之審查,其中所謂「得為必要之調查」,自應以偵查中曾顯現之證據為限,不可就其新提出之證據再為調查,亦不可蒐集偵查卷外以外之證據。臺灣高等法院於九十一年五月六日以(九一)院田文廉字第0六七0一號函亦同此認定。從而,揆諸右開法條說明,本件聲請人雖爰引九項理由指摘原處分不當。然查,本件事發時之各項證據,既已經臺灣宜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及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先後調查審究詳盡,更就聲請人指摘不利被告之事證詳為調查與斟酌,且所依憑之理由經核皆無悖離經驗法則、證據法則或論理法則,是聲請人本件聲請交付審判因無理由,應予駁回。

 

肆、聲請交付審判之強制律師代理問題

交付審判聲請採強制律師代理,目的是為了防止濫行聲請,如前所述。現在的問題是,如果告訴人在「聲請時」有委任律師,但是後續法院在「審理時」,告訴人即將律師解除委任了,那這個聲請是否還合法?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3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第30號會議

法律問題:

告訴人不服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認再議無理由而駁回之處分,於法定期間內委任A律師提出理由狀向該管第一審法院聲請交付審判,嗣於案件繫屬法院後,又解除A律師之委任,該交付審判之聲請是否合法?

 

討論意見:

甲說:肯定說、合法。

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1規定告訴人不服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處分者,得於接受處分書後10日內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向該管第一審法院聲請交付審判,是聲請人於法定期間內,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程序上自屬合法,至其後雖解除委任,亦不影響訴訟繫屬時之合法性,自應就實體上予以審查;再如於交付審判庭訊時,受任律師曾提出必要之攻防證據供法院調查參酌,縱其後雖解除委任,既不致造成濫行提出聲請虛耗資源之情事,法院自應就實體上予以審查。

 

乙說:否定說、不合法。

告訴人不服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處分者,得於接受處分書後10日內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向該管第一審法院聲請交付審判,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1定有明文。次按刑事訴訟法於民國91年修正增訂第258條之1關於交付審判制度之規定,並明定交付審判之聲請須委任律師提出,乃採強制律師代理制度,其目的在考量全案業經第一審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再經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為駁回再議之處分,認事用法違誤之機會不大,自應由具有專業法學素養之律師細研案情而認有聲請交付審判之必要情形下,始由其代理提出聲請,以昭慎重,並避免濫行提出聲請,虛耗國家訴訟資源,則委任律師為代理人乃為聲請交付審判之合法要件。而依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3第2項前段、第3項分別規定:「法院認交付審判之聲請不合法或無理由者,應駁回之」、「法院為前項裁定前,得為必要之調查」,可知法院於認定交付審判之聲請是否合法及有無理由前,仍得為必要之調查,亦即聲請交付審判之案件,除就聲請人所提之理由狀及偵查卷宗等相關證據為書面審理外,如有必要時,尚須開庭由聲請人、代理人、被告方面陳述意見、或為勘驗、鑑定等其他調查證據程序,即聲請交付審判之案件,並非僅係書面(指理由狀)之審理而已,該聲請交付審判程序應始終委任律師全程參與,俾能提出必要之攻防證據供法院調查參酌,方能確達避免濫行提出聲請暨虛耗訴訟資源之立法目的。從而,聲請人若未始終委任律師為代理人,其聲請即非合法,此項程式上之欠缺係屬不可補正之情形,應逕予駁回。

 

丙說:折衷說。

聲請人經合法聲請交付審判後、程序進行中始解除律師委任者,為保障當事人權益,應先命聲請人於一定期間補正律師委任,使其知悉如未經委任律師繼續交付審判程序將受不合法駁回之不利益,聲請人仍逾期未補正委任律師為代理人時,始得以此合法要件欠缺為由予以駁回。蓋依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1,告訴人就再議經駁回之處分聲請交付審判採強制律師代理制度,其立法目的係為求慎重、避免濫行提出聲請虛耗國家訴訟資源,故委任律師為代理人乃為聲請交付審判之合法要件,且法院就交付審判聲請是否合法及有無理由之審酌,仍得為必要之調查,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3第2項前段、第3項亦有規定,此必要調查自不限於書面審理,而應由聲請人委任律師提出必要之攻防證據供法院參酌,以達避免濫行提出聲請暨虛耗訴訟資源之立法目的,從而聲請人就交付審判程序應始終委任律師全程參與,始為合法。惟於聲請時業經合法委任律師提出,嗣後始解除律師委任者,不論其解除委任係雙方合意或單方片面提出,為保障聲請人訴訟上利益、使其明瞭法律上之利害關係,應先定一定期間命其另行委任律師以為補正,如當事人逾期仍未補正,始得予以駁回,以維其權益。

 

初步研討結果:採丙說。

審查意見:採丙說。

研討結果:照審查意見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