侏羅記公園之律師閱卷權

適合閱讀對象:司法三等


壹、案例事實

在某跨國洗錢案中,由於案情複雜且被告甲之身分特殊,檢察官為了釐清案情,傳喚乙以證人身分接受訓問,在偵訊過程中全程錄音錄影。在審判期間,被告之律師丙聲請檢閱檢察官之偵訊光碟,並聲請複製該光碟,審判長丁對於丙之聲請皆准。其後,丙在記者會中播放該光碟,在該光碟中,乙聲淚俱下的模樣經由媒體大力放送。請問:審判長丁允許丙聲請檢閱複製偵訊光碟之決定是否適法?甲、乙如何救濟?丙在記者會中播放該光碟是否違法?

貳、重要爭點及解析

一、律師之閱卷權

現代刑事審判程序將被告做為訴訟主體而非審判對象看待,既為訴訟主體,則被告與檢察官之間之地位應為平等,此一平等表現在資訊取得上即為被告之閱卷權,蓋資訊若不平等則被告無法充分為自己辯護而形成武器不平等之狀態。然而,為避免被告趁行使閱卷權之機會湮滅證據,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將被告之閱卷權交由辯護人行使,然而該條對於律師之閱卷權卻有刑事訴訟程序上之限制。按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辯護人於審判中得檢閱卷宗及證物並得抄錄或攝影。」由此可知,我國僅限於審判中才賦予辯護人閱卷權。對於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之規定,林鈺雄老師認為,在今日已有足夠防範措施的前提下,似乎已可由被告自己閱卷。(林鈺雄,2008,頁13。)而吳巡龍老師則認為,閱卷權並非絕對權,當閱卷權與其他法益產生衝突時,經權衡後應有限制閱卷權之必要。

延伸閱讀請按我

我國於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第一項僅規定律師得檢閱卷宗及證物並得抄錄或攝影,但未規定得否將偵訊之錄影光碟複製。在一般情形,偵訊光碟並不符合第三十三條第一項之卷宗或證物之客體範圍,然若考量刑事訴訟法第一百條之一第二項之規定(「筆錄內所載之被告陳述與錄音或錄影之內容不符者,除有前項但書情形外,其不符部分,不得做為證據。」),若不給予偵訊之錄影光碟,則該條條文將形同虛設,蓋辯護人將無從發現偵訊筆錄與光碟內容不符之處。故解釋上閱卷權範圍宜及於擔保筆錄正確及程序合法之警詢錄音帶及偵訊光碟等。(吳巡龍,2009,頁165。)

二、律師之複製光碟權?

經由上述解釋後可知,偵訊光碟在閱卷權之範圍內,然而律師可否進一步將該光碟複製後帶出則不無疑問。依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第一項規定,閱卷權之行使方法限於檢閱、抄錄及攝影三種,依法條文義解釋,並不包含複製之行使方法,實務上則以便利被告行使防禦權為由,准許辯護人影印偵查筆錄,但是仍不包含偵訊之錄影光碟,但是實務上卻以內規方式允許辯護人複製光碟,對此,吳巡龍老師及林鈺雄老師皆認為實務作法有不妥之處。其認為,從全程錄音錄影的目的來說,全程錄音錄影是為了避免檢察官在偵訊過程中以不法之手段對付證人,以及偵訊筆錄遭到竄改造成法院無法發現真實。如果從這兩個目的來說,辯護人在閱卷時觀看錄影帶並比對偵訊筆錄,或在法庭上聲請播放錄影帶即可,複製偵訊光碟造成偵訊內容流出,將造成證人之隱私權受到侵害,更有甚者,將有為偵查不公開之原理原則。

延伸閱讀請按我

然而,亦有反對見解認為,偵訊實務是重要的公共利益,值得公眾關注,公眾有權透過偵訊錄影得知檢察官之所作所為,另外,從隱私權的立場應該認為證人之隱私權並未受到侵犯,蓋依我國釋字第585號解釋之理由書,大法官們認為隱私權是保障「個人生活秘密空間」免於他人侵擾及「個人資料」之自主控制所不可或缺之基本權利。在偵訊室中之行為,應該不是個人生活秘密空間,因為在偵訊室中之情形應該被攤在陽光下檢驗,故無隱私權侵犯之問題。王兆鵬老師則認為,基於對既有體制不能發揮功效的徹底失望與絕望,則辯護人公布偵訊錄影之行為,似乎不應處罰,一旦處罰公布之辯護人,只會加深人民對既有體制的厭惡而已,然而此一論述已不在法律框架下所為,而係訴諸市民不服從而對既有體制的反抗。

延伸閱讀請按我

三、辯護人是否觸犯妨礙秘密罪(刑法三一五條之二第三項?刑法三一六條?)

在林鈺雄老師對報紙投稿之最後提到了辯護人可能因公布錄影光碟負有妨礙秘密罪之可能,值得一一檢視。

首先是刑法三一五條之二第三項之製造、散布、播送或販賣竊錄內容罪,由於本罪之前提在於錄影內容為竊錄所得,而偵訊室中之影像並非竊錄所得,故不成立此罪。

其次,辯護人可能構成洩漏業務上秘密罪(刑法三一六條),然而,該條構成要件中之他人,雖然在法條中並無明文需與該條之執業之人具有委任或其他勞務契約之關係,但是若由此條之處罰基礎在於信賴關係則可知,行為人與被洩漏秘密之人應具有某種關係,而律師與證人之間並不具有業務上之關係,所以辯護人不構成此罪。

延伸閱讀請按我

最後,辯護人有無可能構成刑法三一八條之一之利用電腦或相關設備洩漏秘密罪?會不會成罪之理由本文認為重點在於證人在偵查室中之行為究竟屬不屬於秘密?依林鈺雄老師及吳巡龍老師的說法,應屬於秘密,而證人也可以有合理的隱私期待。而王兆鵬老師的說法則未見明朗,不過從不處罰的理由是因為避免人民對於既有體制的反感來看,如果在法律之框架中本文臆測王兆鵬老師或許認為是可以處罰的。而該條中的無故之解釋,應解釋為是否有阻卻違法事由,辯護人公布證人之偵訊光碟,在一般情形下應認為無阻卻違法事由,蓋即使法院因便利辯護人而允許複製偵訊光碟,應認為法院之允許並不及於向媒體公布光碟內容。

四、救濟

由於證人並非刑事訴訟法第三條之當事人,故無從請求救濟。就被告及辯護人而言,若審判長或受命法官限制其閱卷權,則為證據調查或訴訟指揮之處分,依刑事訴訟法第二八八條之三、四0四條及四一六條,當事人僅得聲明異議,不得抗告或準抗告,而這也意味著檢察官或被告只能在上訴時一併列為上訴理由。

參、案例解答

一、閱卷權之法理基礎

現代刑事審判程序將被告做為訴訟主體而非審判對象看待,既為訴訟主體,則被告與檢察官之間之地位應為平等,此一平等表現在資訊取得上即為被告之閱卷權,蓋資訊若不平等則被告無法充分為自己辯護而形成武器不平等之狀態。此為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所由設。

二、審判長丁之准許是否適法?

本題涉及辯護人之閱卷權是否及於複製偵訊光碟,按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規定,閱卷權之行使方法限於檢閱、抄錄及攝影三種,依法條文義解釋,並不包含複製之行使方法,雖然實務上以便利當事人為理由允許複製,惟其法律依據係以內規做為法源,似未考慮訊問證人實際上已為侵害證人基本權之強制處分,若僅以內規做為法源似有違法律保留原則。

三、甲乙如何救濟?

本題中,乙為證人,並非刑事訴訟法第三條之當事人,且審判長所為允許複製光碟之決定並非裁定或處分,故乙在該刑事訴訟程序中並無救濟途徑。

甲為被告,為刑事訴訟法第三條之當事人,惟審判長所為之限制閱卷決定並非裁定或是處分,故甲不能經由抗告或準抗告變更審判長所為之決定,僅能在審判長為決定時,依刑事訴訟法第二八八條之三條聲明異議。若審判長駁回異議,則被告僅能於上訴時做為上訴理由。

四、辯護人丙所為是否違法?

由於證人在偵訊室中所為,係期待為發現真實而為法院所用,並非為了抨擊司法不公。若辯護人未經乙之同意公布偵訊光碟,係侵害其肖像權及隱私權等權利,為因辯護人所得之光碟並非竊錄所得,且證人與辯護人之間並無特殊信賴關係,故丙不構成刑法第三一五條之二第二項及刑法三一六條,而係構成刑法第三一八條之一利用電腦或其他相關設備洩漏他人秘密罪,惟學說上亦有不同見解認為,證人於偵查室中所為並非秘密,蓋提起公訴後,於公開法庭原則下證人之陳述並無秘密可言。然而本文認為,公開法庭之實質意涵為公開審判被告,使被告之審判程序以公開方式為之,並不代表可以在無訴訟目的下任意公開偵訊內容,且本題中辯護人丙所為並非於法庭中公開偵訊之錄影並據此指摘偵訊筆錄之不正確,而係在未開庭之情形以記者會方式公布偵訊內容,此與公開法庭原則並無關連。故本文認為,辯護人丙仍觸犯刑法第三一八條之一。

肆、參考文獻

一、林鈺雄,刑事被告本人之閱卷權-歐洲法與我國法發展之比較與評析,收錄於刑事辯護制度之保障與功能,2008年3月。
二、吳巡龍,辯護人是否有權複製偵訊光碟,台灣法學,第119期,2009年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