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友還是崇反-論支票變造時,發票人、付款銀行、受託銀行之責任

適合閱讀對象:司法三等


一、案例

甲公司向統二公司購買貨品,於收貨後簽發以乙銀行為付款人,面額新台幣一百萬元之支票乙紙,指定統二公司為受款人,以抵付貨款,並派專人送交統二公司營業處所,由統二公司財務經理收取。詎料該財務經理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將該支票受款人塗改為統四公司,復於丙銀行設立統四公司之帳戶後,再將塗改後之支票存入統四公司帳戶,委託丙銀行代為收取票款。經票據交換流程後,乙銀行行員以肉眼合理審查仍無法辨識支票業經塗改,且甲公司戶頭存款金額超過票面金額,因此予以付款。該財務經理提領統四公司戶頭之款項後,不知去向。今統二公司分別向甲公司、乙銀行與丙銀行起訴,訴請賠償票款損失,請依票據法規定與法理,分析統二公司主張之適法性。(台大95年研究所考試)

二、支票之三角法律關係

發票人簽發支票並於該票上指定受款人者,在發票人、付款銀行、受款人間,即發生三角法律關係:

1、支票發票人與該支票付款銀行間之關係,如同73年第10次民事庭會議所云係屬消費寄託與委任之混合契約。

2、發票人與受款人間之法律關係,應區分為原因關係與票據關係。發票人基於原因關係而簽發支票並交付與受款人者,在該支票未經付款前,應屬民法第320條之新債清償,係本於原因關係所生之債權債務尚未消滅。

3、受款人係民法第269條所規定之第三人利益契約之受益人,有向債務人(付款銀行)直接請求給付之權利,亦有不履行給付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惟亦有學者認為,執票人之所以得向付款人請求支付票款乃基於票據法第143條之規定,蓋由票據行為乃採單獨行為說觀之,於發票時,並無法與付款人約定第三人有直接請求權,且在民法的第三人利益契約中,需有第三人利益約款始得為第三人利益契約而此第三人須為特定,反觀票據法特性,票據得任意轉讓與其他第三人,並無法於契約當中約定特定第三人有直接請求權。

三、付款銀行之責任

1、依票據法第143條之規定:「付款人於發票人之存款或信用契約所約定之數,足敷支付支票金額時,應負支付之責。但收到發票人受破產宣告之通知者,不在此限。」可知除有但書情況外,原則上付款人應對執票人付款,惟本案中,乙銀行向非票據權利人支付票款此項清償是否有效,學說及實務有不同見解:

(1)實務見解:

最高法院73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決議認為:「甲種活期存款戶與金融機關之關係,為消費寄託與委任之混合契約。第三人盜蓋存款戶在金融機關留存印鑑之印章而偽造支票,向金融機關支領款項,除金融機關明知其為盜蓋印章而仍予付款之情形外,其憑留存印鑑之印文而付款,與委任意旨並無違背,金融機關應不負損害賠償責任。若第三人偽造存款戶該項印章蓋於支票持向金融機關支領款項,金融機關如已盡其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仍不能辨認蓋於支票上之印章係偽造時,即不能認其處理委任事務有過失,金融機關亦不負損害賠償責任。金融機關執業人員有未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應就個案認定。至金融機關如以定型化契約約定其不負善良管理人注意之義務,免除其抽象的輕過失責任,則應認此項特約違背公共秩序,而解為無效。」可知實務見解認為付款人僅需盡到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即可,且依民法第310條第2款之規定,付款人對於債權之準占有人為清償時,即發生清償之效力,故本案中乙銀行之行員已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所為之支付生清償之效力,統二公司之債權因清償而消滅。

(2)就票據法之解釋

亦有認為依票據法第71條第2項之規定可知:「付款人對於背書簽名之真偽,及執票人是否票據權利人,不負認定之責。但有惡意及重大過失時,不在此限。」付款人僅須為形式審查背書是否連續即可,不需作實質審查,故本案中乙銀行之行員對於背書是否連續既已審查,且無故意或重大過失其所為之付款仍生清償之效力,統二公司之債權因清償而消滅。

(3)詹森林教授、方嘉麟教授

票據法第71條第2項之規定係關於匯票之規定,再依同法第144條準用該項之規定,惟仍須注意支票與匯票之不同,支票之付款人為金融業者,而匯票之付款人為一般人均可,在專業性上有極大的差異;且付款銀行乃支票偽造變造能否得逞的最後關鍵,並可透過保險制度分散風險,成本最低,故銀行之審查義務不得從輕量定。而至於乙銀行是否已盡其義務,應如上所述應從損益分配之角度著眼,而不宜偏重偽造或變造是否在短時間內可發現。故本案中從損益分配觀之,乙銀行仍應負責,統二公司即得依民法第231條之規定向乙請求給付票款金額。

(4)王文宇教授

亦有學者認為,票據法第71條所以將付款人應負責任的情形限於故意或重大過失,其立法目的在於票據係流通證券,執票人若具備一定的形式資格,則視為權利人,設若非待確認執票人為實質權利人,不能為有效的清償,則殊有礙付款的簡易迅速及票據的流通。由此觀之,則於支票付款人所負注意義務的程度,應與匯票付款人殊無二致。縱付款人為金融業者,亦不應此著重於付款人的性質而忽略促進票據流通性的目的。

2、如上所述,若採詹森林教授之見解統二公司既然債權未消滅,自不得依侵權行為向乙銀行請求之。惟若採王文宇教授之見解將導致本案付款人所為之付款仍為有效以達清償之目的,故統二公司之債權消滅,此時王文宇教授並以票據法第143條作為保護他人法律,認為此時付款人須負侵權行為責任,惟又因本案變造者乃統二公司之受僱人,基於經濟分析之概念,此時認為損失負擔應由僱傭人承擔,蓋僱傭人對於風險的控制所需之成本最低,美國統一商法典UCC3-405亦規定如此。

3、惟有附言,因票據乃繳回、提示證券,而統二公司現未占有票據得否請求之?

(1)最高法院93年台上字第375號判決

按稱支票者,謂發票人簽發一定之金額委託金融業者於見票時,無條件支付與受款人或執票人之票據,票據法第四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可知支票係提示證券,其權利之行使與支票之占有,具有不可分離之關係;本院六十五年台上字第二一六四號判例亦闡明上開「見票時無條件支付」、「支票之受款人或執票人須為付款之請求,付款人無故拒絕付款,始負債務不履行之責任」之意旨。苟受款人或執票人尚未提示支票,則其既無為付款之請求,受委託之金融業者何能知悉受款人或執票人為何許人?又何能於見票時,無條件支付?本件崇友公司自始似未占有或提示系爭0000000號支票,果爾,崇友公司於回復該支票之占有前,依法已無從對華銀世貿分公司行使權利,何能使該公司於見票時,無條件支付其票款?並進而謂華銀世貿分公司應對其負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原審未詳加調查審認,仔細勾稽,遽就此部分依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為華銀世貿分公司不利之判決,自欠允洽。

(2)詹森林教授、方嘉麟教授

對此應否定之,蓋提示票據之立法目的乃在使付款銀行有機會為形式審查,,故若該支票乙銀行已審查過,統二公司向乙請求時,自無在提示之必要,何況票據係由非權利人提示請求付款者,由於提示之人欠缺移轉該票據之權利,故為無權處分,付款人須為善意始得依民法第801、948條之規定取得該票之所有權,若為惡意,則為無權占有,真正權利人(統二公司)得依民法767條前段物上返還請求權之規定請求返還之,並在據此請求支付票款。

四、發票人之責任

於本例題中,發票人甲基於買賣契約所生之金錢債務而簽發支票並交付與受款人統二公司,其應屬民法第320條之新債清償。如上所述,統二公司之票據債權尚未消滅,其價金請求權亦不消滅,甲仍須對統二公司負責。

五、受託銀行之責任

如上所述,發票人甲簽發支票並於該票上指定受款人統二公司者,在發票人、付款銀行、受款人間,即發生三角法律關係,今丙銀行在該法律關係之外,且其僅為財務經理之受託人,又統二公司得向乙主張債務不履行之責任,且其支票債權與貨款債權均不因付款而消滅,故無侵權行為之可能。

惟王文宇教授認為託受銀行為獲得票據支付之人,須向付款銀行保證該票據之背書文真正。其理論基礎在於:真正侵害人(財務經理)應向託受銀行保證其為正當權利人,且對損失負責,但既然真正侵害人以造成支付制度內之損失,在該損失無法由真正侵害人處獲得填補時,法律責任分配給真正侵害者接觸之人,在此例中,即為丙銀行。

六、相關考題

債務人甲填寫其債權人乙「崇友股份有限公司」為受款人,丙銀行為付款人之支票乙紙,並在其正面劃有平行線,交付債權人乙之公司中有權受領清償之員工丁收執,以清償其對乙之欠款。不料丁竟擅將該支票之受款人乙「崇友股份有限公司」更改為「崇反股份有限公司」,並以「崇反股份有限公司」名義在戊銀行開戶,且存入該支票由戊銀行代為提示而獲丙銀行之付款。丁取得款項後,即揮霍一空。請說明此一案例,應否如同最高法院所採之見解,認為支票受款人乙乃所謂第三人利益契約中之第三人,而得依發票人甲與丙銀行間之支票存款契約,請求丙銀行支付票款?(參考法條:票據法第143條規定,付款人於發票人之存款或信用契約所約定之數,足敷支付支票金額時,應負支付之責。但收到發票人受破產宣告之通知者,不在此限。)

請說明,此一案例應由何人對何人請求不當得利之返還?(政大94年研究所考試財經法組民法)

七、參考文獻

1、王文宇,從一則案例論支票變造之風險分擔,台大法學論叢第36卷第2期,頁13以下,96年4月。
2、王文宇,新金融法,2003年1月,頁134~135,元照出版社。
3、詹森林、方嘉麟,支票變造時,付款銀行之債務不履行責任與侵權行為責任,比較民商法論文集,頁245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