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新彰銀案看股東間表決權拘束契約的合法性

適合閱讀對象:


◎王知行

壹、案例事實

    在二次金改推動金控銀行整併的氛圍下,財政部在當時身為彰銀的最大股東,為配合上述政策,以促使彰銀94年增資案能順利進行並吸引國內外優秀投資人投標,乃於民國(下同)94年7 月5 日發布新聞稿,公開表示同意支持所引進之金融機構取得彰銀之經營權,使該金融機構確實得以主導彰化銀行之管理經營,以強化該行之財務結構及經營體質,並提昇競爭力。

    又由於上述新聞稿對於經營權移轉用語並未界定,彰銀乃將潛在投資人之請求轉知財政部核示,財政部乃於同年月21日函示:(1)同意於增資案完成後,將其對於彰銀之經營管理權,移轉予得標之策略投資人主導;(2)同意得標投資人取得8 席董事、3席監察人,即過半席次之董監;及(3)投資人得標後,在得標人仍為彰銀最大股東期間內,被告不會以所持之剩餘股權,妨礙得標投資人主導彰銀經營權之地位。台新即在上述誘因下,以365億元得標,取得彰銀22.5%股權。

    財政部於94、97、100年確實秉持承諾,於股東會董監選舉中,依該約定履行,使台新取得彰銀董監過半數席次。不料,於103年股東會董監選舉時,財政部拒絕履約,致使台新喪失對彰銀之經營權。

    台新遂起訴對財政部提起積極確認之訴,聲明求為判決:確認兩造間關於「財政部應移轉彰銀之經營權予台新金控,使台新金控主導彰銀之經營管理」(下稱確認事項甲)及「財政部應支持台新金控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全體董事席次過半數之普通董事席次」之契約關係存在。試問:

    (一)財政部上述新聞稿及傳達函內容,是否會構成與台新締結股東選舉董監的表決權拘束契約?

    (二)財政部得否抗辯系爭關於股東選舉董監的表決權拘束契約,違反公序良俗而無效?

 

貳、財政部新聞稿及傳達函的定性

    一、問題意識:前述財政部新聞稿及傳達函在定性上,是屬於要約之引誘,抑或是要約?又如屬要約,得否向不特定多數人為之?台新得標是否即屬承諾,而使得財政部與台新之間成立關於股東選舉董監的「表決權拘束契約」?

    二、實務見解

      (一)財政部新聞稿及傳達函係屬要約,台新得標係屬承諾

    高院105重上621號判決:「按以廣告聲明對完成一定行為之人給與報酬者,為懸賞廣告。廣告人對於完成該行為之人,負給付報酬之義務。民法第164條第1項定有明文。而懸賞廣告之性質,於88年4月21日修正公布後,即明採契約說(見該條立法理由)。查財政部在系爭增資案完成前,適為彰銀之最大股東,且係公股管理機關,主導彰銀之經營管理權,為吸引國內外優秀投資人對系爭增資案積極參與投標,使該增資案順利完成,俾利挹注彰銀較多資金,並配合政府二次金改公股整併政策,乃本於彰銀最大股東身分,以94年7月5日新聞稿向潛在投資人聲明「財政部同意支持所引進之金融機構(即系爭特別股之得標投資人)取得彰銀之經營權,使該金融機構確實得以主導彰銀之管理經營」(全文詳前揭四(二)所述),顯係對於使系爭增資案完成之系爭特別股得標投資人,允諾給與其同意支持該得標投資人取得彰銀之經營權,類如對價條件,因投資人對於財政部上開允諾並無協商之餘地,僅能以對系爭增資案參與投標且出價最高之方式,始能獲得財政部給付之上開允諾,其型態類如前開民法之懸賞廣告,依上說明,應認財政部向潛在投資人發出類如懸賞廣告之要約意思表示。」

    簡言之,上述判決認為財政部上述新聞稿及傳達函,係屬對不特定或特定多數潛在投資人為表示,且以潛在投資人標得彰銀增資股份為履行要約內容之條件。則台新既已完成彰銀增資股份之標購,自應認已對財政部之上開要約為承諾。

      (二)是否屬表決權拘束契約?

    1.北院103金104號判決:肯定說

    「經查,兩造間之契約雖不無涉及兩造所持彰銀股權如何行使之協議??」

    2.高院105重上621號判決:否定說

    「財政部於94年7月5日新聞稿係『同意支持所引進之金融機構取得彰銀之經營權,使該金融機構確實得以主導彰銀之管理經營』,於94年7月21日函係『同意於增資完成後,經營管理權移由該策略投資人主導」及「本部(財政部)持股在未出售前,如得標投資人仍為最大股東者,本部將不改變由最大股東主導該行經營權之政策(即支持最大股東取得彰銀董監事過半數席次之派任權)」,並未針對特定事項記載財政部應如何行使其對彰銀持股之表決權,且系爭契約乃財政部所設計架構,其熟稔公司法規與風險避免能力不亞於民間企業,衡情應知過往實務曾對表決權拘束契約效力之疑慮,卻仍發出類似表決權拘束之要約意思表示,以取得潛在投資人之信賴及投資意願,嗣為繼續履行系爭允諾,另與台新金控簽訂97年協議書、100年協議書等情,堪信財政部亦認系爭契約並非表決權拘束契約。』

 

參、股東間表決權拘束契約的合法性

    一、問題意識:應注意的是,財政部是以「大股東」的身份,與台新訂定表決權拘束契約,則此種股東間表決權拘束的合法性為何?

    二、實務見解:

      (一)傳統實務見解:無效

    最高法院71年度台上字第4500號裁判要旨:「按所謂表決權拘束契約,係指股東與他股東約定,於一般的或特定的場合,就自己持有股份之表決權,為一定方向之行使所締結之契約而言。此項契約乃股東基於支配公司之目的,自忖僅以持有之表決權無濟於事,而以契約結合多數股東之表決權,冀能透過股東會之決議,以達成支配公司所運用之策略。……選任董事表決權之行使,必須顧及全體股東之利益,如認選任董事之表決權,各股東得於事前訂立表決權拘束契約,則公司易為少數大股東所把持,對於小股東甚不公平。因此,公司法第一百九十八條第一項規定:『股東會選任董事時,每一股份有與應選出董事人數相同之選舉權,得集中選舉一人,或分配選舉數人,由所得選票代表選舉權較多者當選為董事』。此種選舉方式,謂之累積選舉法;其立法本旨,係補救舊法時代當選之董事均公司之大股東,祗須其持有股份總額過半數之選舉集團,即得以壓倒數使該集團支持之股東全部當選為董事,不僅大股東併吞小股東,抑且引起選舉集團收買股東或其委託書,組成集團,操縱全部董事選舉之流弊而設,並使小股東亦有當選董事之機會。如股東於董事選舉前,得訂立表決權拘束契約,其結果將使該條項之規定形同虛設,並導致選舉董事前有威脅,利誘不法情事之發生,更易使有野心之股東,以不正當手段締結此種契約,達其操縱公司之目的,不特與公司法公平選舉之原意相左且與公序良俗有違,自應解為無效。」

 

      (二)本案判決見解(高院105重上621號判決):應個案判斷

    「系爭契約縱具有「表決權拘束契約」之性質(純屬假設,並非矛盾),但並未違反公序良俗,仍應認為有效。理由如下:

      (1)股東對於自己持有股份之表決權行使,本有自由決定權,表決權拘束契約並未改變每位股東依其股份數所擁有之表決權數,此與公司法上追求各「股份」公平,而非各「股東」公平的理念無違。況股東間表決權之約定,並不當然導致選舉董事前有威脅、利誘不法情事之發生,亦未必係以不正當手斷締結此種契約,達其操縱公司之目的,茍不違反法律強行規定或公序良俗,在尊重私人自由經營企業、促進公司及所有股東之利益、契約自由原則,利於引進外資振興國內經濟,及企業海外布局參與國際競爭等考量下,應肯認數股東事先約定表決權行使之方向。

      (2)表決權拘束契約雖可能導致持股較少之股東無法當選董監事進入經營層,架空公司法第198條第1項採用強制累積投票制保障小股東進入經營層之立法意旨,然累積投票制是否確能保障小股東當選董監之機會,尚牽涉董監事應選席次多寡、各股東持股比例等情況而異,不可一概而論,自不能僅因累積投票制論理上可使小股東有機會當選董監,即無視於個案之差異性,率爾據以干涉股東表決權之自由行使,推翻股東表決權協議之效力。

      (3)股東間協議其等表決權行使之方向,核與股東為支持特定議案或支持特定人選擔任董監所為徵求股東委託書之情況,實質意義相近,現行法既然承認委託書徵求制(公司法第177條、證券交易法第25條之1參照),自無全盤否定表決權拘束契約之效力,此由上開法律或草案已適度承認股東間表決權拘束契約為有效(見前揭七(三)1.3.4.所述),可見立法之趨勢。又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證券期貨局認可之國際財務報導準則(IFRS)第10則,關於投資公司是否控制被投資公司之認定,亦將投資者表決權協議列為評估之因素(參國際財務報導準則第10則附錄B,第38、39段,見外放證物),足徵表決權拘束契約之效力亦為國際所肯認。」

 

  三、學說見解

    (一)通說:全面肯定,理由包括:

    1.公司法第177條肯認表決權可代理行使,甚至肯認概括授權;則似無理由限制表決權拘束契約。

    2.基於契約自由原則,如無詐害其他公司債權人或股東,即應肯認其效力。

    3.選舉權應屬股東權一部,而屬財產權,當由股東自行決定如何行使。

    (二)邵慶平教授:股東表決權拘束契約,確實會有如同最高法院傳統見解認為將架空累積投票制的隱憂。未來,如欲肯認股東表決權拘束契約的有效性,也應一併將累積投票制改為任意規定,體系上較為一致,並應建立少數股東的保護機制。

    (三)王志誠教授:應個案判斷

    在公開發行公司下,表決權拘束契約與徵求股東委託書,都是將表決權委由他人行使,但徵求股東委託書會受到禁止架構委託書的限制;為了避免以支付對價而簽訂表決權拘束契約的方式,規避禁止架構委託書的限制,且為了避免有合理穩定經營權的表決權拘束契約一律受到封殺,應由司法依具體個案實質判斷表決權拘束契約的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