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類實務見解選編暨簡評

作者: 保成法學苑
學經歷:
專長:
論著: 相關論著

精彩片段 :

壹、前言

本期編者由最高法院103 年6、7 月之刑事法判決中,共計選出三則具代表性之重要判決,其中刑法部分二則、刑事訴訟法部分為一則。

首先,刑法部分第一則係關於宣告緩刑及保護管束,遇有法律變更時,應以何時之法律為基準,最高法院表示,是否對被告之犯罪行為宣告緩刑,係以裁判時即刑罰宣告時為基準,換言之,係由法院依據裁判時之緩刑規定審酌被告是否合於緩刑要件。是被告行為後,有關緩刑之規定,如有增訂或變更者,當以裁判時之法律規定為準,並無比較新舊法適用或發生基於統一性、整體性原則一體適用之問題。保護管束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仍應適用裁判時之法律(最高法院103 台上1870);第二則
是關於刑法第221 條之強制性交罪及第224 條之強制猥褻罪,與刑法第228 條之利用權勢或機會性交猥褻罪,其區別究應為何?最高法院認為,刑法第221 條及第224 條與刑法第228 條,均係以描述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情境為要件之妨害性自主類型,有別者僅止於程度上之差異而已。亦即前者之被害人被定位為遭以強制力或其他違反意願之方法壓制,因此不敢反抗或不得不屈從;後者之被害人則被界定在陷入一定的利害關係所形成之精神壓力之下,因而隱忍並曲意順從。究竟該當於強制性交猥褻罪名,抑或是利用權勢或機會性交猥褻罪名,端視被害人是否尚能有衡量利害之空間為斷。行為人所施用之方法,已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性自主決定權者,固應逕依刑法第221 條或第224 條之規定處斷,惟若行為人係憑藉上開特殊權勢關係,而被害人則出於其利害權衡之結果,例如唯恐失去某種利益或遭受某種損害,迫於無奈而不得不順從之情形,則應成立刑法第228 條之罪名(最高法院103 台上2228)。

其次,刑事訴訟法部分係關於停止審判之條件及其判斷時點為何?最高法院表示,刑事訴訟法第294 條第1 項規定:「被告心神喪失者,應於其回復以前停止審判」,係為保障被告之訴訟防禦權而設計,依其反面意旨,倘被告心神未至喪失不存之程度,祇是一般(普通)障礙,防禦權能力無虞,既有輔佐人、辯護人予以協助,法院斟酌其情,不予停止審判,尚無違法可指。又其判準時點係在審判之際(審理期間),至於終結之後縱然狀況惡化,亦無上揭停審規定之適用(最高法院103 台上2194)。
  • 檔案下載:
  • (要登入會員才能下載)
  • 人氣:6256